追蹤
狙擊鵺空的羞裸道場
關於部落格
Welcome to my world.
DARKER THAN BLACK ・ LUCKY DOG1 ラッキードッグ1奪走我心♪
目前主要以LD1/IWGP/DTB為中心創作ˇ
連結歡迎自取★
  • 8998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IWGP]BLOODY Valentines’ day 試閱4

  身上的傷害可能可以治好,但是要是一直這樣昏迷下去很可能會變成植物人。   「前陣子只聽說有襲擊情侶的事件……但是最近似乎變成要致人於死地了──阿誠,我是絕對沒有辦法原諒這些人的!諒的球隊下個月本來要參加全國比賽的……可是、」   頭髮剪得跟小男孩一樣短的裕未,含著淚的眼眶裡充滿了憤怒。   雖然跟美少女戰士的台詞一樣老梗,但,任意使用暴力剝奪他人的愛、夢想與自由,這種人不能原諒!   池袋的阿誠我要代替──這些情侶們懲罰你!      「妳知道襲擊妳們的犯人有幾個人嗎?」   「……有兩台摩托車,應該是四個人。他們輪流痛毆諒的時候的笑聲我一輩子都會記得!」   「……記得那種下流的笑聲很痛苦吧。要吃草莓嗎?這還是妳買的耶。」我望著小裕緊緊咬住的下唇,就大概知道小裕有多辛苦。下嘴唇都滲出血來了,我把章姬草莓推到她的眼前。小裕彷彿草莓是犯人的頭似地狠狠一口咬下去,乾燥的空氣中溢滿了甜甜酸酸的香氣。   「長相呢?」   「他們全部都戴著邦妮兔的面具──不過四個人其中有一個很瘦很高、一個普通身高的胖子,還有一個應該是長髮,髮尾是金色的……還有……」小裕突然打了個冷顫,「有個小個子的男人,是用刀子的──他說……」      『連妳這樣的女人都有人要,看樣子妳男朋友的眼睛是有問題……』   短而鋒利的刀子雖然最後沒有劃破諒的眼皮,不過卻把小裕的頭髮割得亂七八糟。   看樣子犯人相當仇視情侶,尤其是女性?   「除了妳跟諒以外,還有其他情侶被攻擊嗎?」   小裕想了一下,「前陣子的襲擊情侶的集團聽說會打劫財物……可是我跟諒並沒有被搶劫。」但相對的下手非常的重。   「可能是不同的人幹的……啊,對不起、」我正要說話的時候,被屁股口袋的PHS的震動加鈴聲打斷,我拿起PHS,一閃一閃的液晶螢幕上顯示著『GK』──我用眼神示意小裕我要接個電話後,按下了通話鍵。   「喂~這裡是好人俱樂部~如果要入會請按一,需要諮詢請按二,如有其他需要請按九,讓客服專員為您服務~」   小裕在我身後輕聲笑了出來,哎呀多謝對我的笑話捧場。   『……』話筒一片死寂,真島水果行門口的溫度似乎又驟降了好幾度。『外送水果要按幾?』隔了有五秒那麼久,才聽到崇仔帶著不屑態度的回應。   哇喔!雖然我好像有聽到崇仔的回應帶著『哼』的一聲,不過我十句玩笑他有九句連回應都懶,這次還算是有答腔,反應不賴。「如果是外送到皇宮的話,您不管按幾小的我都會親自送到~不過,你真的是打電話來訂水果的嗎?」   『……下次吧。』崇仔的聲音似笑非笑,『不過,你又接了什麼麻煩的案子?』   咦耶!?也未免消息太靈通!!「我強烈懷疑你是不是派人在我家店門口裝置了攝錄影機……啊。」我一邊說一邊抬頭張望自家的樑柱跟馬路對面的屋簷以及電線桿──不知何時,斜對面停了一輛外殼發亮的大型深灰色道奇廂型休旅車,車窗貼上了隔熱的黑色貼紙。「你,又買了新車!?」   『不是我,是G少年專用的公務車。』   G少年一年到底承包多少『業務』啊?可見獲利能力比水果行好太多──這不知道是第幾台新車了?真島水果行就算夜夜賣醉客超高單價的水蜜桃草莓哈密瓜也還是一台老舊破卡車。「好啦隨便,那國王您要親自下來挑水果嗎?」   『……水果的話阿誠才是專家吧?今天攤上所有的草莓我買了,阿誠早點收店吧。』然後隨即掛了電話。   真希望每天都有對我說店裡的水果我全包了的客戶啊~說不定這樣我也可以早點換台新車。   廂型車緩緩地開靠近店門口,我把所有的草莓都裝進紙箱中。小裕輕聲說「我也可以幫忙」就幫我把其他的草莓裝進了大箱子中。   廂型車後門打開,有兩名年紀很小的G少年下車。高個子的G少年把我手上的紙箱搬上車,小個子的G少年則打開了側邊的車門──崇仔除了搶眼的藍色圍巾外,今天依然是一身全黑勁裝,慵懶地坐在最靠裡面的座位上。   喔喔,今天連飾品都是完全像被煙燻過一般的漆黑……搭配剪裁合身的Dior Homme黑得發亮的窄版西裝……這算是哥德風嗎?   我試圖把視線移開轉過身去把我家店門拉下上鎖,心裡默默地想像如果那些貴到爆炸的單品穿在我身上會不會讓我風靡池袋魅力無法擋,美女們在水果行排隊要我的電話之類的……算了,我想我是沒有那種命。   「上車吧。」崇仔淺色頭髮像是籠罩著一圈淡金色的光芒一樣,在昏暗的車內格外醒目。   認識這麼久了,就算是經常見面的我也往往會看崇仔看到呆掉,初次見到國王尊容的小裕似乎也受了不小的衝擊,嘴巴都忘記合攏。   「……這位是我的朋友,安藤崇。」我盡量以一句話來跟小裕說明我跟崇仔的關係。「崇仔,這是小裕。」   多年孽緣的好友、G少年的頭目、池袋的國王似乎有點不悅,不過沒有多餘的表情只是挑了單邊的眉毛。「委託人吧。」   「是、是的。」小裕的聲音有點緊張,但是依然以不疾不徐的中板自我介紹「我是平井裕未,你好。」   兩個G少年上了車把後車門關上,崇仔有點不耐的樣子,用下巴指了指他身旁還很寬敞的皮座椅空位。「上車,兩個都上車吧。我也有事要拜託誠誠。」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