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狙擊鵺空的羞裸道場
關於部落格
Welcome to my world.
DARKER THAN BLACK ・ LUCKY DOG1 ラッキードッグ1奪走我心♪
目前主要以LD1/IWGP/DTB為中心創作ˇ
連結歡迎自取★
  • 900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翻譯】GIAN生日SS『Scripted or not』(未完)

「──今年開始我們與GD的關係又惡化了,令一方面也的確打起來了。可是東海岸聯合的那些人,在NY中心插了個裂痕。確實我們的幹架是延燒到那邊了,也就是說有蒼蠅火燒頭跟屁股了吧。」 迎著我的視線,把冷掉的咖啡杯放下的BERNARDO接下去解說。 「真是,連讓前髮休息的空閒也沒有啊~。雖然跟GD真格地對抗不一樣,但也不是能夠大意的狀況。聯合崩壞的危機……這個預測已經不是裝個樣子而已了吶。」 「市長先生的狀況呢?」 「啊啊,今年,拉格迪亞成了紐約市長──因為那個滑稽體型的冠軍馬,去年從我們這兒獲得了獻金,失敗者那邊,民主黨派系的候選人的利益可就傷腦筋了。」 「因為已經吸了好幾十年美味的汁液啦,哈、還真不錯。蘋果樹上的那些蚜蟲的末路啦!」 「……愛爾蘭系的組織和與傳統市議會緊密連結的黑手黨他們,受到了破滅性的損害,也是呢。」 「那些只會在那大發牢騷的傢伙,只因為一次的選舉就落得一貧如洗啊!真可怕──民主主義恐怖喔~。再繼續吧~」 「但萬一那個市長──比方說宣言要跟義大利裔、黑手黨切割怎麼辦?」 「恩恩。拉格迪亞真是那麼高尚的騎士,cavaliere。他麻煩的地方──真的,一點邪念也沒有,想把那條街與市民們從汙穢當中給拯救出來啊~」 BERNARDO取下了眼鏡擦拭鏡片,瞇細了眼睛──笑著。 「GIAN,你見過那個市長吧?」 「嗯,我還記得很清楚呢,跟個喜劇演員差不多的傢伙──實際上是個很激烈的老頭呢。啊──的確是。如果是那個老頭子的話,NY一定可以很乾淨也不一定耶──」 「從GIAN那裡聽到這個報告,馬上──用表面公司來支援了。我想他的真面目透過那握手就可以看透了吧。」 「原來如此。朝著腦袋飛去的火星引發的事還真多,不愧是BERNARDO啊。」 「能得到您的讚美真是無上光榮。不過,問題是……」 「屁股那邊……嗎?」 連一點考慮碎片都沒有的IVAN話語,讓這個幹部會議的議題回到了原點。 「嘛,就是那麼一回事。……聯合內的內鬥,如果能夠乘勢是可以得勝沒錯,但是……這邊的,自家內部的問題才是麻煩。」 「…………那個、對我們的誹謗……也……就是說……男色方面的、疑惑嗎?」 「直接說『HOMO風暴』就可以啦,小GIULIO~」 「嘎~~~、白癡死了!!你以為是小鬼的幹架啊!?」 「本來就是啊!打架的時候說什麼你這個死GAY、之類的」 「的確是。可是……身為有名譽紳士的我們的狀況──」 「這次的……不是簡單地嘴巴上說說,當作耳邊風的問題了!」 「……抱歉,我知道了啦──」 事情的開端──也就是所謂的、經常有的,匿名信件。 那信件裡列舉著著我們CR:5、還有首領我,GIANCARLO和手下幹部們的惡意中傷。 可是這次的跟兩年前的那白白的玩意──說我們逃獄啦、街頭巷尾的痛罵啦跟悄悄話、放在公共電話亭跟酒家裡放的紙屑──有那麼一點不一樣。 大概在今年初夏的時候開始流傳,以小手冊的方式散布,投進了在狄凡的企業、市公所、餐廳等信箱。 跟以前從狄凡最下層開始滲透汙染的方式不同,這次的是……沒錯,瞄準了像是身為老闆、立場以及收入安定的幹部們所在的場所、會去的地方,深深地但安靜地散播著。 那裡寫的謠言有各式各樣的種類,不過大致上…… 說──GIANCARLO是無能的小鬼,只是靠舔前代首領ALEX的屁股就當上第二代首領的卑鄙傢伙。大半的時間都在監獄裡度過的小流氓。 說──BERNARDO是緊抱著幹部寶座,和警察、司法緊密聯繫,連組織與同伴都能出賣的無能人物。侵占組織的資產中飽私囊的小角色。 說──LUCHINO使用暴力及毒品脅迫及支配善良市民,人民公敵。為了金錢連骨肉至親也能利用的惡逆殘忍的野獸。 說──GIULIO是殺人兇手。本來是個前途光明的名門少爺,卻被拉入了邪惡組織洗腦,現在是個聽命於LUCKY DOG,連女人跟小孩都殺的殺人機器。 說──IVAN是個小氣的小惡徒,用暴力強迫可憐的女人們賣春,在那之上,卑鄙地踐踏小孩子們的未來與純潔,讓他們為他賣命,是個利慾薰心的傢伙。 ……這個是誹謗中傷的大概模式。 只是這種程度的畫,至今那一帶當中吐出扔掉、被列舉、被討論的事情可多著──但這次,有到現在從沒有過的內容混雜在當中。 『CR:5的第二代首領,GIANCARLO與幹部們有同性戀關係』 ──這樣……。 ──GIANCARLO與幹部們、是骯髒的同性戀關係……這樣。 「……的確是啊──」 IVAN扒著短短的頭髮,低吼著。 「真是討厭啊,雖然又是殺人、守財奴、壞蛋啦禿頭啦,有那麼一丁點是真說中了沒錯──但這裡也不能裝做沒聽到啊!」 「喂、IVAN!」 「……也是呢,某方面來說,無法完全否定呢。我們畢竟是黑道啊。」 「可是,如果只是那樣也是無可奈何的事,但現在變成了名譽上的問題了。」 「那個、……。我的話、……不會在意。可是,GIAN先生……傷害到他的名譽的話、不允……絕對、不能原諒!」 「你在說什麼啊GIULIO。我們當中不管是誰只要有一個人傳出那樣的謠言──全部的人都遭殃囉?」 「是啊。我們全部都是帶把的男人啊……」 「對……不、起……」 GIULIO像是被放進烤箱裡的萵苣一樣縮了起來。 我踢了一下GIULIO在桌子下的鞋,並且使了個眼色。 「シャキッといこうぜ。今はまだ、アホなうわさ話で騒がれてるだけで、実害っていうか――前の、2年前の時みたいなイタリア系住民の動揺とかまではいってねえ」 「是……。那也是……因為GIAN的人望……」 「什麼都能稱讚呢?而且這個已經用了好多次了呢。」 「是啊。而且,市民們也都已經習慣了。」 「問題是……這次的內容也傳到愛好八卦的有錢人他們那了。」 除了GIULIO以外的其他人全都為了BERNARDO所說的話唉~地嘆了口氣。 「現在那個匿名信的內容不動聲色地成了沙龍、晚會、餐廳、俱樂部的謠言材料啊……像這種惡意的中傷就跟活的東西一樣吶。有什麼被觸發了,然後一下子就會迅速蔓延開來──」 「……我們有同性戀關係……嗎?CR:5的高層是一群HOMO,醬子?」 「噁!!說什麼鬼話啊!!為~什麼強迫讓女人幹那行的我、為何得要可悲地去捅他媽男人的屁眼啊用點常識想想啊幹!」 像是火燒過頭的茶壺一樣的IVAN大罵, 「還真難得啊會跟你有同感──」 叼著細雪茄,深吸並吐出長長青煙的LUCHINO跟著說。 「BERNARDO也這麼說了啊,事實本身怎樣是無關緊要的。像那樣的謠言就跟活的東西一樣。對散布謠言的人來說真實本身是怎樣都無所謂,只要謠言能膨脹擴張最後把真相給吞下,就變成『真的』了。……被狠狠擺了一道了啊。」 「……咕、可惡……」 試圖提出反對言論的IVAN閉上了嘴,緊緊地咬著犬齒。 「大概在五年前吧……在紐約也有類似的騷動發生。那個時候是德裔的黑道和教會的相關人士有曖昧關係,被指責是同性戀者。不過實際上似乎是毫無根據的謠言──結果流放了兩名牧師,然後一人被動用私刑了。 弄不好的話,這可就不只是別人的事情了……」 (*也可能發生在我們身上) 「真糟糕……」 從小孩幹架到流氓之間的對罵,使用廣泛的單字啊……。 可是──在現實中,如果被其他人懷疑是同性戀的話──那就完了。 就跟BERNARDO說的一樣,真實是怎樣一點關係也沒有。像那樣的謠言要是到了煞有其事地低聲私語的時候……那就完蛋了。支援者們會離開,在組織裡面被緊盯著甚麼也做不了,底下的兵隊也不跟上時……就完了。 如果我跟以前一樣,在幾年前還是個小混混那樣──被叫什麼HOMO也絕不會引起騷動的。 可是,現在……已經不只是我跟幹部們的問題了。 組織CR:5,在那裡集結的許多人們,面臨的滅亡將會一直線到底。 「但是、可惡啊!之前GD那些傢伙放流言的時候,可沒有用什麼HOMO這樣的字眼啊!FUCK!為什麼這次的──」 IVAN像是要把拿來抽的菸草吃下去那樣地咬牙切齒地呻吟。 「而且還是在這種時機!絕對沒錯!一定是組裡的背叛者搞的鬼!」 ──短暫地,沉默。 那是在這裡的全員對IVAN的罵聲大半同意的回答。 然後……從方才就行為可疑的GIULIO,用平常時的聲音回話了。 「……BERNARDO,起火源的調查──有附上、嗎?」 「嗯嗯。GIULIO,從你的相關企業那裡回收收集的匿名信件已經好好地鑑定過了喔。不過,還不能完全確定就是了。」 「起火處……這次到處散播材料的人嗎?」 「嗯嗯,從文件誹謗的內容到郵件寄送的那個郵戳都徹底地調查了,恐怕負責『發送』的是一個人,寫文章的是另一個人。打字機的按鍵模式大概是有五台。至於手寫的部分相當笨拙,是一人的筆跡。」 「我的部下也調查了郵戳。狄凡那些郵筒的投信在回收時是一起的,可能每次都是同一個郵局把那些糟糕內容配送到狄凡的。」 「……我也安排了……我的部下去公司。不是利用郵務,而是直接投遞的信也、增加了。」 「……嗯。我知道了。大家辛苦了─。再稍微,拜託了。」 我在大家的面前點了點頭後── 「……呼啊啊啊啊啊~~~……」  ──突然無力地,嘆息著讓身體沉進了沙發裡。 ……都是我的緣故。 「怎麼了,GIAN?看起來很累的樣子……」 「嗯,也是有那麼一點──……對不起啊。這次的騷動,看來,都是因為我的關係啊。」 「GIAN,你說什麼啊──」 「……HOMO這樣的流言啊。」 「什……GIAN、先生……?」 」 「你、你在說啥啊你!」 「──莫非,是去年的那件事嗎?」 我睜開了眼睛……望向跟星空一樣高、漆黑的天花板,嘟嚷著。 「嗯嗯。……事到如今,也隔太久了吧(*後勁)。稍微做得過火了點吧──」 僅僅是,一年前的事呢。 我成為CR:5的第二代首領,初次的生日。 那個時候,我的身邊圍繞著一堆披著善意外皮、帶著水溝腐臭氣味的意圖。 我一當上首領,各式各樣的東西就嗡嗡、汪汪地發出振翅的聲音靠了過來。 援助、同盟、契約,然後……婚事。 尤其是最後的那個,最令人擔心。狄凡的名門啦、有錢的組織役員什麼的介紹的女孩們跟我結婚有多可憐之類的婚姻話題。 對我來說,還沒一屁股坐在首領座位上的我,跟特定的對象成立血緣關係是各方面都有很多危險。對象家族的影響另對還不穩定的組織來說很危險,然後,沒被選中的名門家族、組織成員們的怨恨…………。 為了要避開這兩方面的問題,我在一年前的那個時候──自己的生日派對上做了很亂來的事,很狡獪且成功地讓對方謝絕了親事。……但是在那之後可是被卡瓦利老爺爺罵了一頓笨蛋什麼的,只是一句很抱歉啊……。 「生日派對上吵吵鬧鬧地──之後,聖誕節、新年、情人節……然後那個流言跟匿名信也跟著春天這樣散播開了。」 「……莫非是因為把親事全部踢掉……的關係嗎?」 「慢著,GIAN。那個派對上的計畫我也是贊同的一方,身為幹部之首的意見也等於是把全部人都拉進來,是我的原因。不能只歸咎在你身上──」 「謝啦,BERNARDO。可是啊我覺得像這~樣,感情好的地方也是引人注意的緣故。」 「──…………」 BERNARDO像是哽到一樣說不出話……兩手在額頭上交握,把臉埋了起來。 「確實……是呢。」 IVAN把空了的菸草盒捏死,低聲嘀咕。 「不管是GIAN也好你們也是,全部的人都已經是相當的年齡了啊。連夢都沒得做的夥伴間拼命地做著工作,被戴著有色眼鏡看著也不奇怪啊。」 「年齡的話你也差不多吧,IVAN。」 「俺は関係ねー。ハハッ、やろうとおもえばデイバンでサイコーのオンナとよ、いつだって浮名のひとつも流せらあ。ジャン、オメーはそういう甲斐性がねえから……」 「抱歉說真話」 「──……。那種話要在流放之後說、吧?」 「什!什什什麼!你說什麼這個死處男!是說,那個謠言連你也……」 「啊啊!!吵死了─,住口啦這個笨蛋。真的踢爆你屁股喔你這白癡!」 我斥責了IVAN跟GIULIO後,繼續看著天花板。 「那個時候……適當地選擇一人兩人的話會……?」 BERNARDO立刻提出反論。 「不──那時候我認為對你而言也許不能說最好,但是是唯一的選擇。 GIAN的立場……該怎麼說,跟CR:5這樣的組織一樣,非常特殊……。如果和組織成員中的誰結成了血緣關係,現在的幹部會以及董事會的平衡會崩壞──前代的首領亞利山卓老爹好不容易才建構起來的組織、」 「……這樣啊。說到老爹……那個時候,什~麼都沒說呢。」 「我想他也察覺了吧。老爹也跟我們一樣想著同樣的事,且在立場上,跟老爺子他們一樣,那個親事完全不在計畫內吧?」 「……GIAN先生、完美地──擺脫了那些事,我、這麼覺得、」 「……真是的,麻煩死了!我也想跟女人玩樂有閒有錢得要命啊混帳!一心一意為了工作努力得到的是HOMO稱號,這不是很慘嗎?」 「惡意中傷這種東西跟我們這邊有沒有犯錯無關啊。 蒼蠅這種生物不僅是路邊的屎,也會聚集在新鮮的牛奶跟麵包邊啊──」 「沒錯。」 20101104 LUCHINO一面苦笑著一邊離開座位──在大家都變冷了的杯子裡,注入熱水瓶裡還熱著的咖啡。 「謝嚕!……那麼──該怎麼辦呢?」 用咖啡和熱氣流過,因為菸草而有些受傷的,我的聲音……。 「再給我一點時間,GIAN。再3……不,這個禮拜中,就能夠抓住匿名信件對手的狐狸尾巴給你瞧瞧了。」 「恐怕……那個東西,會不是董事會裡的人搞的啊」 「是──那樣的嗎?」 「嗯嗯。分析了那個誹謗的內容──第一,裡面參雜了外部的人不知道的內容;第二,攻擊 GIAN的部分跟我們的部分,那個攻擊的內容有著差異。」 「…………我、的事嗎──」 「很抱歉,看來就是這樣呢GIULIO。你的祖父,原來是董事的波多涅現在還正在逃亡──可是,受到他威勢影響的成員看來還是存在在我們之中呢。」 「萬一那個國王回來的話,也不能一勁兒抨擊他的後繼者有什麼前科吧、哪。」 「──……對、不起……那個男人逃走的……都是、我的責任。」 「別這麼沮喪嘛GIULIO。托你的福大致上才能有個目標呢! 可是……萬一起火點是我們內部的成員……那就很麻煩了──」 「這樣啊。……如果能夠完全掌握證據,在審議會上做裁決的話……」 「只有我們的話很難去處理犯人吧,弄不好說不定會跟捅蜂窩一樣啊」 「媽的!!超麻煩的!啊啊,光想就覺得煩了!!」 「──這點我們大家都是一樣的,IVAN,冷靜點。」 我……。 「……生日……嗎──」 輕聲地的呢喃,那個話語讓本來發言粗暴的幹部們一瞬間都靜了下來。 「嗯,1個禮拜之後呢……」 「……對不起,GIAN。這次無論怎樣都無法把預定的行程排開──我會想辦法在10號當天回來的……」 「我這次也手忙腳亂了啊……。終於在財務局的內部裡開通了管道,那傢伙的幫助花了很大的功夫──」 BERNARDO和LUCHINO像是感到十分抱歉似地,低頭。 「唉呀~不要介意不要介意。……話說回來,就算那個謠言傳得那麼厲害,我們自家人這邊還要做那麼氣派的生日會嗎」 「……也是呢……」 「可是、GIAN先生的生日……是首領的、生日。什麼都沒有的話──」 「會準備超大蛋糕跟一打左右的女人嗎?」 「哇─喔!……說不定喔。不過老爹去了芝加哥,回來的時候ㄟ─已經是月底了吧?直到那個時候我也會忙得亂七八糟沒空也不一定啊!只好臨機應變了啊。」 「是。臨機、應變……」 對著稍為看起來高興了一點的GIULIO點了個頭,BERNARDO動了動的眉毛跟鏡片下的眼睛。 「GIULIO,我想你是知道的──這次,除了那個騷動之外,剛剛說的跟財務局的交涉也有。所以拜託,無論如何都不要調動那麼大的金額喔。」 「…………我知道了。」 「嗯─嗯─。這傢伙的生日禮物啊,都是什麼一整系列的貢品啊──對吧。」 「這小子,……嘛也是,這次的生日不要弄得太誇張比較好啊。董事會那邊也是,希望別做些會讓財務局緊咬的餌啊──」 對我的話語,全員點了點頭──然後站了起來。 「那麼,在這裡宣布幹部會議結束──這樣可以嗎?首領GIANCARLO?」 「嗯嗯。大家,百忙之中還真是抱歉啊──。……一起去吃個飯吧?」 我的頭傾向了餐廳那邊, 「請讓我、跟您一起,GIAN先生。」 「雖然之後一起去酒吧續攤什麼的沒辦法啊,不過很榮幸。」 「雖然是在超忙的中途跑來,不過只是吃飯什麼的沒問題!」 「我的話還有一個鐘頭有空,沒問題的。今天的菜色是什麼啊?」 我把手指弄得喀喀作響,閉上了一隻眼睛,然後張開手指,把手放在了頭的兩邊, 「上個禮拜從加拿大送來的鹿肉正好差不多了吧!還有,剛剛好像也在廚房裡看到剛送來的小紅莓,也就是說──」 「沒排晚宴的預定是正確的選擇啊!那麼去吧,GIAN。」 「嗨唷~」 我們一個接著一個,穿過從用來開會使用的本部客廳,走向了護衛們並排在兩側的門那邊。 (續) (邊翻邊上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