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狙擊鵺空的羞裸道場
關於部落格
Welcome to my world.
DARKER THAN BLACK ・ LUCKY DOG1 ラッキードッグ1奪走我心♪
目前主要以LD1/IWGP/DTB為中心創作ˇ
連結歡迎自取★
  • 900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IWGP 池袋西口公園 【血腥情人節2】二次通販訂購開始(首刷已完售!!謝謝)

   池袋的傍晚,天邊一絲像是火焰燃燒的橘紅,逐漸融合在深藍紫的夜空裡。

  飄著草木香味的微風徐徐吹過,一對情侶正手牽著手,緩緩經過林蔭大道。

  照理來說是一幅相當羅曼蒂克的畫面,可不知為何看起來有些不協調。

  看起來像是剛下班的眼鏡青年打工仔,一派優閒輕鬆的握住身邊體型高大,四肢僵硬,一直低頭不知道想什麼的,『女友』的手。



  現下的狀態,說多彆扭就有多彆扭。
 



  彆扭的只有你,阿誠。崇仔說。你意識過剩了。
 

  的確,國王的演技如實演出了好青年,絲毫不覺得有什麼好彆扭的。

  而我則是擔心被人識破扮裝,反應過度,只差沒有同手同腳。
 

  沒辦法啊!崇仔扮裝被識破只會讓大家(開心地)尖叫連連,但我的扮裝被識破可就是笑話一則了!

  放心吧,天色這麼昏暗,沒問題的。


  平常總像南極冰山一般的崇仔,居然在身邊溫柔地、低聲安撫我。這才是問題好嗎?安藤崇。
 


  如此反常溫柔的崇仔,不知為何讓我更加緊張。
 

  跟崇仔兩人從要町開始,往立教大學的方向前進,經過了神祕文學資料館、江戶川亂步的舊宅、立教大學的一角,摸了貓頭鷹石像的頭,還在老字號的菓子店舖買了貓頭鷹形狀的最中(有點像紅豆餅的食物)與鹽仙貝──平常我自己走的話,只需要四十幾分鐘的時間,但總覺得今天時間過得特別的慢。明明是微涼的二月,我卻走得滿身大汗。
 

  就怕有人從我背後大叫:哎呀!那不是真島嗎!?
 

  不過都已經走到東池袋中央公園了,這種事情還沒有發生,讓我鬆了一口氣。

  當我跟崇仔說出我內心的擔憂時,崇仔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

  「比起被去死去死暴力團從後面襲擊打個半死,你更擔心被親朋好友看到啊?」

  ……兩者不能比較好嗎?肉體的傷害固然嚴重,但心靈的創傷可是難以磨滅。何況遇上去死去死暴力團還可以痛毆他們一頓,再威脅他們敢說出去就死定了。可遇上親朋好友,我真不知道要對這身裝扮做何解釋,只能請求他們通通忘記,且不要告訴我媽。

  人言可畏,『池袋的麻煩終結者有女裝癖』,我以後還要不要在池袋混啊!?

  崇仔搖晃著裝鹽仙貝跟最中餅的塑膠袋,發出喀沙喀沙的聲音,「要吃嗎?」坐在公園長椅上的我,接過了一隻飽滿紅豆餡的貓頭鷹最中,一口咬下。

  像這樣不帶部下〈可能有在好幾百公尺外待機的保鑣,但我一直沒看到他們〉,身邊也沒有圍繞女人,安安靜靜的狀況,在我跟崇仔相處的時光中,幾乎少之又少。平常就算沒有G少年親衛隊,我倆的面前要嘛不是小鬼、警察、黑道份子,不然就是委託人。

  咀嚼著帶有砂糖甘甜味道的紅豆餡,我從小包包裡拿出PHS,確認是否有來電或簡訊。沒有。看來第一天巡邏就抓到犯人是不太可能。

  崇仔則是望著遠處,看起來好像很輕鬆的樣子。

  如果崇仔不是國王的話,那麼他會做些什麼?變成什麼樣呢?


 
  無法想像。




如有任何疑問也歡迎在此留言,感謝!

訂購表格請按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